【V272】婉婉見國君(二更)

作者:偏方方 |字數:1764

人氣小說:?;ǖ馁N身高手神醫凰后:傲嬌暴君,強勢寵!帝尊又撩我了:嬌后,好火辣!仙道長青重生軍婚:神醫嬌妻寵上癮沈浪蘇若雪都市奇緣神醫棄女

    “你就不擔心國君見到小郡主?”國師問。

    南宮璃不以為意道:“國君沒見過大帝姬,見了小郡主也不會認得她,況且,就算能認出來,那豈不是更好嗎?”

    眾所周知,國君至今不愿認回大帝姬,若得知她女兒來了南詔,不趕緊把人逐出南詔才怪。

    何況,大帝姬不是嫁了鬼王?怎么會成了大周人的妻子?沖這條罪名,國君都絕不會對那家人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南宮璃勝券在握地離開了國師殿。

    其實只要人出了帝都,便發生什么都與他無干了。

    南宮璃撣了撣寬袖,坐上了女君府的馬車。

    “郡王,咱們是回府嗎?”車夫問。

    南宮璃頓了頓:“不,去天錦閣,我去給父親挑選幾本孤本?!?br />
    駙馬好書,人盡皆知,小郡王孝敬他,天南海北、不惜代價為他尋訪名家孤本,這份孝心在南詔也被傳位一段佳話。

    自己待父親這樣至純至孝,相較之下,燕九朝又算什么?

    父親憑什么對他念念不忘?

    南宮璃的心頭涌上一陣難言的嫉妒。

    他深呼吸,堪堪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個即將被逐出南詔的喪家之犬,自己何必與他一般見識?

    當然了,這么做,并不僅僅是要趕走自己的眼中釘,赫連家勾結大周皇族,這個罪名足夠他們抄家滅族,而屆時,他與母親會出面替赫連家求情,國君要替女君鋪路,就勢必會讓赫連家欠下女君府這個人情。

    只要赫連家投靠了女君府,女君的帝位便更加萬無一失了。

    赫連府。

    幾個小家伙蔫噠噠的,飯飯也不吃,奶奶也不喝,就那么賴在爹娘懷里。

    小寶一個人霸占了娘親,特別嘚瑟。

    誰讓他病得最輕,小胳膊小腿兒最有勁呢?

    當然,這個有勁是相對而言,他其實也不大好受。

    早飯還能吃下去半碗粥,午飯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小寶,吃一口?!庇嵬褚艘簧总浐鹾醯拿罪埼顾?。

    小寶撇過臉:“不吃?!?br />
    “小寶很難受嗎?”俞婉放下勺子,輕輕拍了拍兒子的脊背。

    小寶沒說難受,但那副蔫不拉幾的樣子分明是難受極了。

    大寶、二寶已經高熱得開始發懵了。

    兩個小家伙呆呆地坐在燕九朝懷里,燕九朝要去拿東西,把他們放在了門檻上,他們也不吵,就那么一動不動地坐著,特像地主家的兩個傻兒子。

    俞婉要去配藥,把小寶也放下了。

    三兄弟傻fufu地坐著。

    等俞婉配了降溫的藥膏過來,傻fufu的小家伙變成了四個。

    修羅也來了。

    修羅挨著大寶坐在門檻上,雙手放在膝蓋上,又呆又乖又可憐。

    怪誰呢?

    俞婉心道。

    誰讓你每日來蹭羊奶?

    被幾個小家伙傳染了吧?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四人打了一連串的噴嚏。

    俞婉扶額。

    她又不能真把這位祖宗轟出去,也不能坐視不理,無法,只得多做了一份藥膏,用帕子包著,敷在幾人的額頭上。

    一大三小,皆敷上了俞婉親手制作的寶寶牌降溫貼。

    病得這樣重,只靠降溫貼當然不夠,還得吃藥,幾人的藥量有所不同,但味道相同。

    俞婉將最大的一碗藥遞給了修羅。

    修羅氣吞山河地嘗了一口,被苦得直翻白眼、直吐舌頭!

    但不喝藥不能喝奶。

    修羅看著桌上的小奶瓶,忍辱負重地把苦藥喝下了。

    幾個小黑蛋也委屈巴巴地喝了。

    于是在繼小奶友后,他們又成為了患難之交的小病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飯時,小寶忽然說要吃浮元子。

    府里的廚子忙做了一碗浮元子來,小寶卻搖頭,撒嬌地說:“不是這個?!?br />
    “那是哪個?”俞婉問。

    “那個?!毙氈钢忸^說。

    “哪個?”俞婉仍是一頭霧水。

    小寶急得直上火: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那個!”

    俞婉抱著小寶,古怪地看向自家相公:“你聽懂他說什么了?”

    燕九朝頓了頓:“他說的,是一家店鋪?!?br />
    那是小寶離家出走那日,無意中碰上駙馬,駙馬帶他去吃東西,吃的就是浮元子。

    如果燕九朝沒理解錯,兒子是想吃那里的浮元子。

    “你還記得在哪里嗎?”俞婉問。

    “嗯?!毖嗑懦c頭。

    俞婉抱著不肯從她懷里下來的小寶,走到床前,捏了捏兩個小家伙的臉:“爹娘帶大寶和二寶出去吃浮元子好不好?”

    坐在床上的兩個小家伙呆呆地點頭。

    燕九朝抱上他們,與抱著小寶的俞婉一道出了門。

    從赫連東府的后門到那家店鋪有條近路,步行不過小半刻鐘的功夫,燕九朝沒讓人備馬車,與妻子一道漫步在巷子里,像一對民間的夫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這條路?”俞婉來了這么久,還不知后門左拐有個這么犀利的小胡同呢。

    燕九朝哼道:“你以為我是你?”

    這是在拐著彎罵她笨?!

    “娘和小寶說話!”小寶抱住了俞婉的脖子,原本就愛霸占娘親,這會子生了病,越發變本加厲,連他娘和他爹多說兩句話都要吃味兒。

    俞婉哭笑不得:“就要和爹爹說話?!?br />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娘親只能和小寶說?!毙毑灰赖嘏てㄆ?。

    這么急了兩下,倒是發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俞婉能感覺到小寶的精神好些了。

    一家五口來到了那間賣浮元子的店鋪,這是一家老字號,據說已經傳了三代,別看鋪面不大,生意卻出奇得好,上次小寶與駙馬過來時并不是飯點,這會子正值用膳的時辰,里里外外都坐滿了。

    燕九朝帶俞婉去對面的酒樓,要了間上等的廂房坐下,為了幾碗七八個銅板的浮元子,包下最低消費好幾兩的屋子,俞婉覺得這家伙寵兒子也是寵到一定的境界了。

    俞婉取下燕九朝背被背上的包袱,取出一套干爽的衣裳給小寶換了。

    大寶、二寶蔫噠噠地趴在燕九朝懷里,沒出汗。

    俞婉見小寶能走路了,牽著他下樓去買他要吃的浮元子。

    小寶想不想吃浮元子俞婉不知,不過想溜出來透透氣倒是真的,小家伙興奮得四下張望,與方才那個蔫噠噠的小小病秧子判若兩人。

    這會兒人更多了,不僅店鋪坐滿了,就連排隊的地方都沒處落腳了。

    俞婉擔心小家伙讓人擠到,忙他抱了起來。

    小寶樂得在娘親懷里東張西望。

    二人足足排了半刻鐘,眼看著就要輪到他們,小寶忽然捂住小褲褲:“要尿尿?!?br />
    “現在?”俞婉看看前頭的兩個人,又看看小寶,“能忍忍嗎?”

    “不能?!毙殦u頭。

    俞婉讓小家伙弄得沒脾氣了,只得無奈地嘆了口氣,抱著他去了店鋪后方的茅房。

    尿完尿,小寶神清氣爽地出來了。

    俞婉打了井水給他洗小手手。

    正洗著,身側突然傳來一道聲音:“是你呀?”

    “唔?”小寶扭頭朝對方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俞婉也扭頭一望。

    是個氣度不凡的老者,穿著十分體面的衣裳,算不上太過奢望張揚,卻別有一番沉穩內斂的氣場。

    俞婉看得出對方那句話是對自己兒子說的,可她不記得他們見過啊。

    對方慈祥地笑了笑,走過來,捏了捏小寶的臉蛋道:“不記得我了?”

    小寶一臉懵圈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對方故作生氣道:“吃了我家那么多東西,轉頭就把我忘了?”

    吃了他家的東西?幾個小家伙從幾時吃過別人家的東西?

    等等,隔壁府邸。

    大寶。

    這位老者,該不會就是住在隔壁的鄰居吧?

    大寶鉆狗洞進了人家家里,出來時小肚子圓滾滾的,一看就是吃了不少東西。

    俞婉的目光落在他身上:“原來,您就是那位好心的老爺呀,我是大寶的娘,大寶上次給您添麻煩了,他不是大寶,是小寶?!?br />
    國君朝俞婉看了過來,清秀的面龐,五官精致,說不上太艷麗,卻有一股溫婉從容的氣質。

    國君一下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驚訝,卻又說不上來自己在驚訝什么。



txt下載地址:http://www.eoivmh.live/down/40966/
手機閱讀:http://m.77dushu.com/novel/40966/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河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