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鮮血!眼球!大腦!

作者:我是鬼校長 |字數:2224

人氣小說:神醫凰后:傲嬌暴君,強勢寵!?;ǖ馁N身高手沈浪蘇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都市奇緣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:嬌后,好火辣!神醫娘親:腹黑萌寶賴上門

    鏡子里,站在柏里曼身后的老頭,拿出了一把水果刀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柏里曼從椅子上跳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家里沒剪刀,包扎好了當然要把繃帶割斷打結,你緊張什么?”老頭笑了笑。

    看來真的是過度敏感了,柏里曼冒了一身冷汗,重新坐回木椅上。

    可柏里曼還沒坐好。

    老頭身子往前一傾,一刀扎進他的胸膛上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柏里曼連人帶椅子一同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!”柏里曼捂著流血的傷口,還好傷勢不重,也許是老頭年紀大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老頭伸出舌頭舔了舔刀上的鮮血,“難得送上門來的大腦,我怎么會錯過?”

    這里的人……真的沒有一個是正常的嗎?

    前一刻還在為你療傷的人,下一秒就要拿刀捅你!

    柏里曼右肘撐著地板,不停地往后挪著。

    “生活在維倫里,你得警惕著身邊的每一個人,他們會在你不注意時,把你的腦袋給敲開?!崩项^提著刀走來,“你還太嫩了!”

    老頭沖了過來,水果刀朝著柏里曼扎下!

    “你他媽的!滾開!”柏里曼一腳踢在老頭的小腿上,那老頭摔了下來壓在柏里曼身上,他手里的刀掉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老頭嘴角溢出口水,他雙手掐住柏里曼的脖子,快讓他喘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柏里曼整張臉因充血而變得漲紅,他眼中露出殺意,右手摸到了地上的水果刀。

    “給我死!”柏里曼把刀子扎進了老頭的肚子里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老頭倒在了一旁,不斷地掙扎,刀子還插在他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咚——咚——”沉重古老的鐘聲響起了。

    狩獵時刻突如其來!

    鐘聲總共響了兩聲,比上一次少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不!”柏里曼快要尖叫出來,他連忙跑到窗邊,掀開窗簾的一角窺視著,他整個身子都在顫抖,他明白殺戮即將來臨。

    那些瘋子不知道是從哪里冒出來的,他們拿著武器叫喊著,從屋子里跑出來、從巷子里沖出來、從屋頂上跳下來、仿佛他們無處不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咳咳……你可以醒來!但是你永遠也無法離開!咳咳!這……就是維倫!”身負重傷的老頭居然還能笑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給我去死!”柏里曼走了過去,把刀子拔出來,對著老頭又是一刀,了結了他最后的殘喘。

    鮮血濺射到他臉上,他看起來是那么的瘋狂,他并不知道,無形中自己也參加了這場狩獵。

    他躲在屋子里,用繃帶把身上的傷口纏上,并且時不時看著窗外,生怕有人闖進來。

    外面一片火熱,已經分不清哪些是慘叫聲,哪些是笑聲了。

    好在暫時沒有人發現他,否則還沒包扎好,他就要逃命了。

    他聽到外邊有人在喊:“爬行者出來啦!”

    柏里曼透過窗簾縫隙看去。

    有只什么動物從高墻上爬了下來。

    它像個裸體的小孩,瘦得肋骨根根分明,脊梁骨都快刺穿皮膚。

    一個瘋子從它下方經過,它跳到對方的肩上,張開血盆大口啃咬著對方的腦袋。

    它的名字叫做爬行者。

    這不是海島研究所的怪物嗎?怎么這里也有?柏里曼瞪大了眼睛,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。

    維倫和灰慕海島一定存在著聯系!

    爬行者很快就把對方的頭蓋骨咬開了,它細長的手指把大腦挖出來吃掉,后來又覺得麻煩,干脆就把整個腦袋給咬下來,拿回巢穴里享用。

    然而爬行者不只有一只,柏里曼數了數,他能看得到的就有四只!

    爬行者捕獵的技巧要比瘋子們高明得多,并且更為殘忍嗜殺,沒有誰可以在它們面前活過五秒,與它們相比起來,四處逃竄的瘋子們反倒有些可愛。

    除開爬行者之外,也有些新面孔出現在柏里曼的視線內。

    把頭顱當成燈籠的長爪怪、剝了皮的血淋淋瘋狗、兩個腦袋的劊子手……還有一個三米高的骸骨巨人,它把一只爬行者踩成了肉餅!

    柏里曼怎么也想不到,這些怪物居然活生生地出現在自己眼前。

    他既害怕又激動,他連忙把老奶奶給的相機拿起來,這些怪物給拍下來。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相機上的噩夢之眼眨出一道閃光,正好把走上臺階的男子給拍了下來。

    窗簾縫隙中,他發現這名男子似乎看到了他,正朝他跑了過來,嚇得他連忙離開窗戶邊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?!蹦凶釉谕饷媾闹T,“救救我!把門打開!讓我進去!”

    柏里曼連忙走到門后,剛想打開門時,卻猶豫了。

    傷口上傳來的疼痛告訴他——你得提防每一個人!

    每一個人都想吃掉你的腦子!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男子又是一陣拍門,“我知道你在里面!快把門打開,求你了!”

    柏里曼十分猶豫,老頭的尸體就躺在木桌下,他想起了對方死前說的話:

    “他們會趁你不注意的時候,把你的腦袋給敲開!”

    維倫里不能輕易地相信其他人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如果我選擇做一個冷血無情的自私鬼,能夠施于援手而不救,那和外面沒有人性的瘋子有什么區別?

    柏里曼猶豫了片刻,決定把門打開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一把巨大的鐮刀貫穿了男子的身體,從房門扎了進來!差一點把柏里曼也給刺穿!

    鐮刀從門上拔了出去,冰冷的月光透過門上的窟窿投射進來。

    忽然光線被擋住了,一只眼睛滿是血絲的眼睛在窟窿里看了進來。

    柏里曼整個人貼在門上,他屏住了呼吸,那只眼睛他腦袋邊上的窟窿后巡視著,對方沉重的呼吸聲他聽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對方看了一會就離開了,腳步聲漸行漸遠。

    此時柏里曼才敢呼吸,他坐在地上喘息著,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門外的危險程度比第一次獵殺時要高得多,各種怪物都出來參加了獵殺。

    如果他現在是在街上而不是室內,恐怕他活不過一分鐘。

    就在他放松警惕時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那把鐮刀又出現了,“啪啦”一聲,它把玻璃窗打破,正想從窗子爬進來。

    柏里曼滿眼恐懼,如果對方進來的話,受傷的他根本無法逃脫!

    他心臟劇烈地跳動著,留在屋內絕對是死路一條!他看到,一條慘白的腿已經踏了進來!

    屋子還有后門,他想都沒想就從后門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血腥味撲鼻而來,他朝著后門的陰暗小巷跑去。

    一個瘋子藏在巷子里,他提著刀從轉角迎面沖了過來!

    柏里曼絲毫沒有停下腳步,身后有人在追著他,或許沒有,他根本就沒回頭看。

    即使前方的這個瘋子攔截住他,他也只能硬著頭皮沖過去。

    不能停下!停下只有被包圍的份!

    瘋子還沒把刀砍下,就被柏里曼撞倒在地,他爬到瘋子的身上,一拳打斷了瘋子的鼻梁!

    柏里曼一直以來壓抑的怒火,終于得以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他受夠了這個地方!

    這里只有無窮無盡的殺戮,無窮無盡的逃亡!

    他只想離開,不想再回到這里。

    這些瘋子都該死!都是這世界的垃圾!

    這一刻他眼里只有殺戮,他和那些瘋子沒有什么區別!

    死!

    死!

    都給我去死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他瘋了一樣在叫,一拳一拳地打在瘋子臉上,直到他筋疲力盡,一雙顫抖的手沾滿鮮血。

    當他看清楚了瘋子的臉時,他怔住了。

    身下的人哪是什么瘋子,他只是個穿著運動服晨跑的年輕人。

    這時他才發現,天不知什么時候就亮了。

    他在公園的塑膠跑道上,身下的人早就鼻青臉腫,臉上一片血跡。

    他又莫名地在現實世界中醒來!

    “對!對不起!”他連忙朝著那倒霉的晨跑者道歉。

    有人走了過來,看到倒地不起的晨跑者時發出了一聲尖叫,把柏里曼給嚇跑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在走回公寓的路上,柏里曼看到,這條充滿陽光的道路,忽然幻化成流著骯血的維倫街道。

    路人那一張張嬉笑著的臉,扭曲成了癲狂可怕的笑容,那是維倫瘋子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倉皇而逃,因為他知道每個人都想吃掉他的腦子!

    一個賣花的小女孩看到了他,笑著上前問,“哥哥你要買花嗎?”

    “滾開!”柏里曼往后逃去,因為他看到小女孩正拿著刀對著他笑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他猛地一推把家門關上,盡管回到了家里,那條緊繃的神經仍然沒有松懈。

    窗外傳來嘈雜的汽車鳴笛聲,可在他聽來,是那狩獵的鐘聲又響起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都變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滿地的鮮血!滿地的眼球!滿地的大腦!

    他仿佛又回到了維倫城里。

    似乎有人藏在衣柜里埋伏著他,只見他一腳把衣柜門踢爛!

    似乎有人拿著刀躲在床底,他把整張床給掀翻了!

    電視里還在播放著瘋子的笑聲,他把電視機給砸了!

    他已經分不清那些是現實那些是夢境。

    疲憊總會趁虛而入,他已經幾天沒能好好睡上一覺了,眼皮正不聽使喚地合上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他在自己臉上扇一巴掌,疼痛讓他一下清醒過來。

    不能睡!不能睡!

    他不能睡!

    如果睡著了,就會回到那個可怕的噩夢!

    此刻他終于明白了,老頭對他說的話:

    “你可以醒來,但是你永遠也無法離開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梅琳看著手機,氣的她直跺腳,“那個笨蛋到底在干什么?四天都聯系不上了!我要去他家把他給臭罵一頓!”

    她來到公寓樓的走廊上,看到柏里曼家的門只是虛掩著,她推開了門。

    只見柏里曼蹲在墻角下瑟瑟發抖,他身上的衣服臟兮兮的,數不清的傷痕在他身上流著血。

    他瘦了,臉頰凹了進去,顴骨分明,胡渣在臉上肆虐生長,黑眼圈把他的眼眶給蓋住,眼中一片空洞。

    若不是梅琳叫了他一下,他抬頭看了一眼,否則她絕對不會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柏里曼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片狼藉:倒下的冰箱,玻璃啤酒碎落一地、摔壞的電視,散落著一地零件、還有床、桌椅板凳……

    最讓梅琳觸目驚心的還不是這些。

    是那墻上那觸目驚心的血字,它們幾乎爬滿了整面墻。。

    “鮮血!眼球!大腦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墻上畫著的眼球——噩夢之眼,正凝視著她。

txt下載地址:http://www.eoivmh.live/down/69484/
手機閱讀:http://m.77dushu.com/novel/69484/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河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