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二 落花有意,奈何,流水無情。

作者:麥田里的麥子 |字數:2145

人氣小說:沈浪蘇若雪神醫凰后:傲嬌暴君,強勢寵!?;ǖ馁N身高手家有庶夫套路深都市奇緣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:嬌后,好火辣!神醫娘親:腹黑萌寶賴上門

    宋憐范寅行至幾日,穿越了灰沉小山林。前路漸漸豁然開闊,一片養目田園風光。

    無邊無垠平坦之路,墨綠色的翡翠圓盤。連綿不斷,蒼茫浩渺……

    倆人行途幾日,此時糧盡水干。眼望前方綠意煥然。自知前方必有人戶。

    “宋姑娘,跟隨范寅,勞累了?!狈兑O履_步,凝望宋憐,歉意而道。

    宋憐也隨之停下,衣袖拭額頭汗珠,望范寅羞澀道,“公子客氣。宋憐此行,心甘情愿?!?br />
    “那此時,找人家借住一宿,明日再啟程??珊??”范寅征詢而問。

    宋憐放眼而望,前方一壯年男子,肩挑扁擔,扁擔兩系水桶,晃晃悠悠行來。

    這人,面容黝黑,細紋叢生。身強體壯。身著兩截舊套衫,腰身扎著麻繩。裝束形干活農夫。

    “公子所言極是。不如,問問來人吧?!彼螒z抬頜,引向那方,對范寅道。

    范寅隨著宋憐視線,望見漸行漸近的男子。男子也正陌生而望。

    “這位小哥好。請問前路,可有人家借宿?”范寅見此,連忙上前,禮貌相問。

    男子眼盯范寅,不由止住腳步,慢慢蹲下身,放下肩挑的水桶。

    他站立于面前,雙目炯然有神,細細打量范寅宋憐,溫和回道,“倆位欲借宿?算是問對人了。我家老爺平生好客,自會留二位住宿?!?br />
    范寅宋憐聽了此言,不由欣慰相視而笑。

    “二位外來客人,此地定是不熟。我引二位前往?!蹦凶訜嵝目炷c道。

    他將水桶移至路旁。引領范寅宋憐,折身往返前行。

    宋憐范寅隨男子,沿寬闊田梗之路,行了一段路程。

    前方眼簾中,綠色田園環繞中,籬笆竹墻簇擁,現若大獨居宅子,孤伶素雅,閑靜怡人。

    住宅漆棕大門,暗花雕紋層疊。大門自然敞開著。

    “二位稍等片刻,待我通報一聲?!蹦凶觽劝肷?,對倆人說道。遂轉身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范寅宋憐站立門前,靜靜等候。不多時,那男子又走出來,說道,“二位,老爺有請?!?br />
    跟隨男子走進門去,環眼而望,寬敞明亮大院里,滿院簡潔素雅。幾棵蒼翠粗壯大樹,似己生長多年。

    堂屋敞開,一覽無疑。簡約大堂正中央,凜然立一年老者。

    老者,清瘦臉面,頭發花白。一副適中身材,身著一套樸素棉褂。此裝扮與田園契合。

    “老爺,貴客帶到?!蹦凶訉⑺螒z范寅引進門,低頭彎腰通報一聲。

    老者嚴肅之面,默不作聲,朝他揮了揮手,男子立馬識趣退下了。

    “歡迎二位貴客。來,請坐下談?!崩险咭娔凶油讼?,又換上了笑臉,對范寅宋憐道。

    范寅宋憐行過禮,并排坐于堂中。老者一宅之主,自然而然上座。

    “范寅與宋憐,途徑老爺此處,多有打擾了?!狈兑苏?,側身向老者,又是禮節相待。

    “公子,無事。鄙人姓苗,稱苗老爺即可?!泵缋蠣斝α诵?,自我介紹道。

    苗老爺肅然臉面,無聲的抬了抬手,丫環機靈見眼色,很快沏好了茶,托盤端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爹,是來貴客了么?”正在這時,一個嬌氣之聲傳來。

    緊接著,隨聲從后堂,折纖腰以微步,行出一位妙齡少女。

    妙齡少女,年約十六七歲。一身淡灰淺煙衫。絡絡盤成的發髫,縷縷披肩如瀑。

    她眉不描而黛,膚無敷粉而白。眸含春水清波流盼。

    少女瞟宋憐一眼,美眸流盼之間,停留于范寅身上。久久未曾移開…

    “園兒,來來來…見過范寅公子與宋憐姑娘?!泵缋蠣斠灰娚倥?,瞬然笑瞇了眼。

    苗老爺又側面,轉向范寅宋憐,開心笑道,“這是苗某,唯一千金,名苗園?!?br />
    范寅宋憐略抬身,沖苗園行禮道,“苗姑娘,多有打擾了?!?br />
    苗園凝望范寅良久,歡脫奔至苗老爺身旁,親熱依偎在他身上,仰起頭望苗老爺,撒嬌道,“爹,難得來貴客。不如,留范公子二人…多住幾宿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園兒說什么,爹都應允?!泵缋蠣攲櫮缤鐖@,拿手輕拍她手面,笑呵呵應道。

    “范公子,宋姑娘,可愿多留寒舍幾日?”苗老爺看向范寅宋憐,問道。

    范寅連忙站起身,回道,“范某要事在身,不便停留。他日再登門拜謝?!?br />
    “那…既是如此…也不便挽留。二位辛勞,先歇息去吧?!泵缋蠣斅犙?,沉吟片刻道。

    苗老爺言畢。宋憐無意間瞧見,那苗園,臉色突然下沉,好似不太開心。

    苗老爺吩咐丫環一番,丫環引領著范寅宋憐,去往歇息住處。

    夜暮降臨。晴云天空,泛起絲絲薄紗…月兒如鉤,映著田園青蔥色澤,清爽明亮。

    宋憐于房內,心清氣爽,推窗而賞……住處屋后行至一段遠,并是一望無垠的菜園。

    正欣賞滿園菜地,靜心觀天空美月。驀然,一個熟悉白影,挺拔俊朗身形,白色衣縷飄飄…他,緩步行向菜園深處。

    那夜色中的白影,是宋憐腦中心中,深深印刻的范寅。

    不知范寅夜色中,獨自一人去往菜園深處,到底是何意?…宋憐望他身影,心中甚是惑然。

    眼望范寅走遠,宋憐見此情景,不再觀望。她連忙關上了窗子,急匆匆往菜園趕去。

    遠遠的視線中,暗淡夜色之下,范寅漸行遠的影子,只徒留一個白圓點。

    宋憐躡手躡腳,小心保持行距,未行菜園中心,而是于菜園旁端,灌木叢中而繞行。

    窮追猛趕,終于追上。隱藏深深灌木中,宋憐近在咫尺,全神貫注而望…

    范寅面向著一人,那亭亭玉立身影,淡灰淺煙裙衫,隨風輕輕飄搖……

    宋憐只認那裙衫,也認得出,這身影是苗園。

    月色下的苗園,白皙透亮之膚,顯得慘白了些,莫名讓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不知苗姑娘,喚范某來有何事?”范寅望苗園,不解而問。

    “范公子…不明小女心意么?…今日一緣,何日才見?”苗園望范寅良久,低下頭沉默片刻,深吸一口氣,言道。

    “范寅不才,姑娘心思,范寅不知?!狈兑朴兴?,但卻刻意避之,回道。

    苗園緩緩抬起頭,柔意凝望著范寅。半晌,才又言道,“范公子,苗園第一眼見你,眼里只有公子你?!?br />
    “這…姑娘深情厚意…范某授受有愧?!狈兑犓谎?,心中慌亂不己。

    宋憐透過灌木叢,瞧得是一清二楚,聽得是明明白白。苗園一席心意之言,宋憐莫名一絲酸意。

    又聽那苗園,一聲悠悠嘆息…她默然背向范寅,緩緩而言,“苗園心知,范公子,一表人才,英俊瀟灑,自是愛慕者眾多。不知,那宋姑娘,是范公子何人?”

    宋憐聽苗園問范寅,自己是范寅何人。心中也甚是期待。她神情專注,豎耳細聽。想要知道,范寅心中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宋姑娘于范寅?可說,俠行相伴,心意相隨。是范某,不可多得之人?!狈兑妓髌?,拎字琢句而言。

    范寅之言,入宋憐耳。暗夜之下,宋憐面色,暗自緋紅。

    她趴伏在灌木叢中,呆望范寅挺拔背影,心中不覺然,泛起一絲漣漪……

    原來,范寅待宋憐,幾次相遇,無聲無息,己有情義。

    宋憐知曉答案,欣然心己知足,自然放下心來。她不再繼續聆聽,而是悄悄離開了……

    踏著柔光月色,歡快行在田園,宋憐春風滿面,才行至房門前。

    “宋姑娘?!狈兑谏砗?,輕聲一喚。這身后突然的一聲輕喚,讓宋憐驚嚇得差點跌倒。

    宋憐回頭而望,范寅含笑望她。淡淡月影下,他那俊美臉面,更是添了些許柔和。

    “姑娘方才,可是去賞了菜園?”范寅輕搖折扇,望宋憐笑問,看穿的眼神。

    宋憐與之,目光對視秒數,心中如鼓狂擊。心想,自已跟蹤偷窺,他許是早發現了,只是未點穿而已。

    這樣想著,宋憐心慌意亂,不由低下頭去,實誠回道,“宋憐…賞了菜園…也,也遇見了…范公子與苗姑娘?!?br />
    “宋姑娘關注范寅…范寅,又怎會不知呢?”范寅止住搖扇,目光凝望遠處,似自言道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又專注望宋憐,慚愧之色嘆道,“范某何德何能?讓姑娘甘愿隨行?”

    “范公子德能兼備。于宋憐而言,無人能比?!彼螒z鼓起勇氣抬頭,目光正視范寅,言出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范寅望宋憐良久,不自覺溫柔相對。月影之下的倆人,于無形無言中,透出絲絲情絮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清晨脆生的鳥鳴聲,喚起晨睡中的宋憐。伸手推開窗子,一股田園之風,清爽撲鼻襲來。

    若是無要事在身,留此處閑情雅致。自是人生幸事。宋憐趴于窗沿,雙手捧著臉面,眺望田園而遐想…

    遐想了許久…驀然又想起,今日要和范寅,啟程繼續行路。

    宋憐收拾好行馕,來到范寅房門前,叩門許久未有人應。

    她又往大堂處行去。只聽見大堂里傳來,苗老爺與范寅對話聲。

    宋憐來到大堂門前,眼望著,苗老爺范寅相對而立。苗老爺手中捧一物。

    “范公子,苗某隱居多年,早已不理江湖事。公子此去天尊島,路途險惡難行。苗某有一物相送…”苗老爺鄭重其事,將手中之物遞向范寅。

    “此物可解百毒。相信公子此去,自有用處?!泵缋蠣攲Ψ兑?。

    “這貴重之物,范某斷不能受?!狈兑犅?,連連推辭。

    “公子無須見外。此物于苗某也無用。公子莫推卻?!泵缋蠣斠环瑒裾f。

    范寅盛情難卻,只好接過物品,鞠躬言謝,“多謝苗老爺?!?br />
    “宋姑娘,他日,再與范公子,親賞寒舍啊?!泵缋蠣攤阮^,對宋憐道。

    宋憐走過去,對苗老爺道,“苗老爺恩情。他日,宋憐自來拜謝!”

    苗老爺細致吩咐,手下們忙前忙后,備了些干糧茶水。交至宋憐范寅攜帶。

    從清晨至此,都未見苗園。昨夜苗園與范寅一敘,莫不是傷了她的心?…宋憐心中暗猜測。

    一切準備停當,宋憐范寅倆人,在苗老爺的親送下,步出大堂,穿過田園,向必經之路行去。

    宋憐范寅行一段,遂又轉過身揮別,苗老爺站立門前張望。卻不知于何時,苗老爺身后多了一人。苗園那婀娜身姿出現了。

    她靜然白皙面色,雙目牢牢鎖向,深深遙望范寅,眼色里,泛出了不舍之情……

txt下載地址:http://www.eoivmh.live/down/69492/
手機閱讀:http://m.77dushu.com/novel/69492/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河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