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

作者:都梁. |字數:7144

人氣小說:神醫凰后:傲嬌暴君,強勢寵!?;ǖ馁N身高手沈浪蘇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都市奇緣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:嬌后,好火辣!神醫娘親:腹黑萌寶賴上門

    山田圭一疲憊不堪地坐在一堵殘墻下喘著粗氣,他精神和體力的消耗已經達到極限,這種地獄般的日子使他產生了恨不能早點解脫的想法。

    按照昨天下午師團司令部發布的命令,第10中隊的突擊方向是城西北地區,那里是中國軍隊的野戰醫院,守軍的防御也相對薄弱。松井少尉對這道命令有自己的理解,目前占領衡陽已指日可待,結束戰斗的最好方式,是消滅這個野戰醫院,殺死全部醫護人員和傷兵,用恐怖手段摧毀守軍最后的戰斗意志。

    山田圭一第一次領教到巷戰的殘酷,第10中隊投入戰斗不到兩個小時,竟傷亡了三十多人,信野三郎就死在前邊的那個街口,山田圭一親眼看見他扶著擲彈筒正準備發射,一顆子彈擊中他的額頭,“噗”地爆起一團血霧,信野三郎的天靈蓋被掀掉半個,身子直挺挺地仰面跌倒……

    自從強奸事件發生后,山田圭一就沒有和信野三郎、佐佐木忠一說過話,他不能原諒這兩個大阪同鄉,他們的行為已經超越了做人的底線,與禽獸無異,山田圭一為自己的同鄉感到恥辱。但就算是這樣,他仍然為信野三郎的死感到悲傷,他相信,如果不是因為戰爭,不是因為法西斯主義教育的灌輸,這位同鄉本該是個很單純善良的青年,絕不會在這么短時間就變成了變態的禽獸。

    這樣也好,信野三郎用自己的生命抵償了罪惡,愿他來世能做個好人。

    前面傳來尖銳的哨聲,松井少尉大聲喊著:“第10中隊集合,準備戰斗!山田軍曹,山田軍曹呢?”

    山田圭一站起來大聲回答:“我在這里?!?br />
    松井提著一挺九六式輕機槍走過來:“山田軍曹,第5小隊還有幾個人?”

    “算上我還有四人,長官?!?br />
    “唔,還不錯,第4小隊已經全部陣亡了,他們的運氣不太好。山田軍曹,我決定再組織一次進攻,這次肯定能成功,重慶軍的火力越來越弱,這個街口恐怕是他們最后的防線了,拜托諸君,我們再突擊一次?!?br />
    松井少尉仍然保持著亢奮狀態,這是個真正被洗凈腦的年輕人,對天皇有著狂熱的獻身精神,他堅信自己是大和民族的勇士,而且迫不及待要去靖國神社報到,對他來講,光榮戰死是他夢寐以求的事。

    佐佐木忠一帶著幾個扛迫擊炮和炮彈箱的士兵從后面趕來,他向松井報告:“長官,他們是68師團的,在巷戰中打亂了,也找不到長官在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松井少尉大喜:“那太好了,和我們一起戰斗吧,哪位是瞄準手?”

    一個上等兵敬禮道:“長官,我是瞄準手,請下命令!”

    “你看,前面的街口左右兩側,看見了嗎?對,就是那兩座房子,房頂上有敵人的火力點,我們突擊的時候就會形成交叉火力,封鎖街口?,F在我命令你把這兩座房子炸掉,有什么問題嗎?”

    “沒問題,長官,距離很近,需要大仰角發射,我有把握?!鄙系缺卮?。

    松井拉動輕機槍的槍機,將子彈上膛道:“那好,現在就干吧,打掉那兩座房子,我們立刻發起沖鋒,拜托了!”

    68師團的這位迫擊炮手果然沒有吹牛,他目測了一下距離,將82迫擊炮的射角調整到幾乎垂直的狀態,然后熟練地將兩發炮彈先后射出,街口的兩座建筑物在兩聲爆炸聲中分崩離析。

    10中隊的士兵們在四挺機槍的掩護下沖過街口,為數不多的守軍士兵被迅速肅清。松井少尉判斷得很準確,這里果然是守軍的最后防線,沖過這個街口就是中山南路與清泉路交會處的衡陽縣**,重慶軍的野戰醫院就設在縣**旁。

    山田圭一發現,這一帶街區剛剛遭到轟炸和炮擊,幾乎沒有一座完整的建筑物,街道上、廢墟里到處是血肉模糊的傷兵尸體,還活著的傷兵無助地哀號著,一些穿白色工作服的軍醫、護士在忙碌地搶救傷員。

    第10中隊的士兵們興奮地喊叫起來,他們不等命令就自動散開,紛紛用刺刀挑死傷兵,被刺中的傷兵發出陣陣令人心悸的慘叫……

    松井少尉好像松了一口氣,他扔掉手里的機槍狂笑道:“山田君,你不覺得這是一幅很刺激的畫面嗎?可惜我沒有照相機,不然我一定要用軍刀挑著敵人的頭顱留個影?!?br />
    山田圭一看見一個穿著白色工作服,里面軍裝上佩著上校領章的軍醫,搖晃著白毛巾迎面向松井少尉跑來,松井饒有興味地瞇縫起眼睛,不動聲色地打量著他。

    那軍醫戴著一副黑框圓形眼鏡,氣質儒雅,膚色白皙,胸前還掛著一副聽診器,他顯然還不能接受眼前的殘酷現實,正在聲嘶力竭地用日語喊道:“少尉,請管束一下你的士兵,他們在屠殺傷員,這是嚴重違反《日內瓦公約》的暴行,我抗議……”

    松井少尉彬彬有禮地微笑道:“哦,這位先生的軍銜還不低呢,竟然是個上校。上校先生,請不要激動,我想先問個問題,你是從哪里學的日語?講得很流利,發音也很準,還是標準的東京口音,要不是你穿著這身軍服,我還以為你是日本人呢?!?br />
    軍醫扔掉手里的白毛巾,叉開雙腿穩穩地站在松井面前,仿佛很隨意地將雙手插進工作服兩側的衣袋里,他面無懼色,直視著松井的眼睛回答:“我在日本留過學,是東京大學醫學院1932屆畢業生。少尉,現在我要求你,立刻停止殺戮,按照國際公約給傷員予人道的待遇?!?br />
    松井和士兵們都被軍醫的書生氣逗樂了,他們認為這軍醫的精神不太正常,他自己還不知能活幾分鐘呢,怎么會提出這種荒唐的要求?還什么《日內瓦公約》?太可笑了。

    松井望著軍醫發出一陣怪異的笑聲,臉上卻漸漸布滿了殺氣,他緩緩地抽出軍刀,輕輕地在軍醫的工作服上蹭了蹭,像是在擦拭軍刀,然后將軍刀在軍醫的眼前晃了晃,鋒利的刀身在夏日的陽光下閃著耀眼的光芒……突然,松井的笑聲戛然而止,他雙手握刀,閃電般出手,一聲慘叫,軍醫的身體瞬間被軍刀刺穿,被牢牢地釘在身后的殘墻上……

    山田圭一扭過頭去,不忍再看。

    “長官,好刀法??!”佐佐木忠一大聲喝彩。

    突然間,只聽軍醫衣袋里傳出“砰!砰”兩聲沉悶的槍響,松井少尉的身體頓時僵住了,他松開刀柄,雙手捂住胸口,張大了嘴,似乎想說什么,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,他身子晃了晃,一頭栽倒在軍醫腳下……

    被釘在墻上的軍醫慘笑一聲,艱難地吐出幾個字:“這是我……第……第一次……殺人,我很高興除……除掉一個……禽獸……”軍醫的頭輕輕地垂下去。

    事情發生得太突然,在場所有的士兵都驚呆了,一時不知所措。山田圭一走過去,拉出軍醫插在右側衣袋里的手,只見死去的軍醫手里緊緊握著一支小巧的“馬牌擼子[1]

    ”,衣袋上留下兩個燒焦的彈孔。

    看來這位上校軍醫早已作好赴死的準備,他把手槍藏在衣袋里,用后發制人的方式要了松井少尉的命。

    佐佐木忠一和士兵們這時才從驚愕中清醒過來,他們被怒火燒紅了眼睛,齊聲發出狼一般的嗥叫,發瘋似的挺槍向傷兵們撲去,被刺刀刺中的傷兵們連連發出痛苦的號叫,一場慘不忍睹的屠殺開始了。

    松井少尉已經死了,現在山田圭一成了第10中隊軍銜最高的指揮官,此時他心急如焚,想制止士兵們的瘋狂殺戮,但他喊破了嗓子也無濟于事,士兵們完全陷入報復性的癲狂中。

    佐佐木忠一兩眼血紅,臉部的肌肉在強烈地抽搐扭曲著,透出一種野獸般的猙獰,他不停地用刺刀向一個重傷員腹部猛戳,這是一個失去雙腿的傷員,他躺在一副擔架上,身上的白布單已經被鮮血浸透,他身體痙攣著用嘶啞的聲音罵道:“小鬼子,俺日你個娘啊……”

    山田圭一沖過去,一把抱住佐佐木忠一,佐佐木忠一掙扎著甩開山田圭一,再一次舉起刺刀,就在這時,那傷兵猛地掀開布單,他手里出現一枚“滋滋”冒著白煙的M24型手**……

    山田圭一發出恐懼的驚叫:“佐佐木,臥倒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來不及了,手**“轟”的一聲爆炸了,山田圭一覺得自己被一股強勁的力量高高揚起,一瞬間,他感到一切嘈雜聲都消失了,四周死一般的寂靜,他的身體在火光硝煙中像片羽毛一樣飄浮起來……

    還是在中央銀行的地下室,第10軍的全體將官參加了最后一次會議。

    戰斗已經到了最后關頭,方先覺此時反倒冷靜下來。衡陽保衛戰的結局已經注定,或戰死,或投降,沒有第三個選擇。

    兩天以前,方先覺作出了選擇,他決定戰斗到最后一刻,然后把最后一顆子彈留給自己。但是他剛剛得知野戰醫院被轟炸的消息,方先覺的意志立刻垮了。橫山勇這一手實在毒辣,一下子擊中了方先覺的軟肋。按容有略的描述,僅僅30分鐘的轟炸就造成了血流成河的慘劇,近千名傷員、近半數的醫務人員慘死。那活著的數千傷兵,幾千個跟隨他出生入死的弟兄,城破兵敗后會是什么樣的結局,方先覺想想都覺得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,軍人走上戰場只有兩種結局,或勝利或死亡,而投降和被俘向來被視為軍人的奇恥大辱。當年西漢名將李陵率五千步卒孤軍深入?;?,與單于八萬鐵騎激戰八晝夜,斬殺匈奴一萬多人,最終因后援不繼,彈盡糧絕,不幸被俘投降。李陵如此悲壯的絕地搏殺,血染征袍,換來的竟是漢武帝對其家人的滿門抄斬,從此背上“漢奸”的罵名而身敗名裂。

    史可法苦心經營揚州城一年有余,被清軍一日內攻陷城池,造成80萬百姓被屠殺的慘劇,而史可法卻因為那篇著名的《復多爾袞書》而名垂青史,成為民族英雄。史可法的氣節是保住了,可誰還會想起那80萬被殺戮的生靈?這些冤魂早已無聲地湮滅在歷史的煙塵中。

    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,注重的是名節,忽略的是結果,80萬生靈的毀滅竟然只是保全了一位英雄的名節。

    方先覺苦苦地思索,軍人的職責是什么?是保衛國家,是作戰,而不是毫無意義地送死。按照西方軍人的價值觀,在彈盡糧絕、突圍無望的情況下,保存生命應該視為唯一的選擇。軍人有投降后保持尊嚴的權利,有被俘后不被自己同胞歧視和迫害的權利。美國士兵的背包里都有一張投降書,上面用多種文字寫著“我投降,請不要傷害我”。軍人在陷入包圍無法脫身時,可以向敵人投降保全生命。沒有人因此而認為美國軍人不愛國,更沒有人認為他們貪生怕死,作戰不勇敢。西方的戰俘們歷經磨難回國后,往往會受到英雄般的禮遇。

    但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,投降和被俘代表著一種“罪惡”,猶如女人失貞一樣,惟有投井上吊才能彌補失去的名節。陷入絕境的軍人也只有通過一死才能證明自己對國家的忠誠。悠悠千古,袞袞諸公,有誰能深入地剖析這其中的原因?

    國人的一元化思維是如此簡單,如此極端,非黑即白。在死戰與投降的選擇上,他們會異口同聲地要求你取前者而棄后者,唯此才能稱之為英雄。有誰能理解第10軍官兵在大潰退的總趨勢下,苦撐危局,浴血搏殺,予敵人以超過自身總兵力的重大殺傷后,在彈盡糧絕、后繼無援的絕境中作出的選擇?

    對軍人而言,只有避而不戰或不戰而降才是真正的恥辱。國民革命軍第10軍對得起中國,對得起中國的四萬萬同胞。

    方先覺深深地把頭埋在胸前,痛苦輾轉而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一個參謀跑進地下室,遞給方先覺一個文件袋說:“軍座,空軍飛機剛剛投下蔣委員長手令?!?br />
    方先覺打開蔣介石的手令,上面只有簡短的兩行字:“明日第62軍準進攻大西門,第79軍準進攻小西門,第100軍準進攻青草橋。他們都有自信力,一定可以攻入,望派員引導!”

    方先覺慘笑著搖搖頭:“我的校長,真的來不及了?!彼么蚧饳C點燃了手令。

    “軍座,敵人已經打到距離軍指揮部100米處,童參謀正在組織軍部的參謀、炊事兵、電報員、汽車司機等人員進行阻擊,我們需要馬上作出決議?!眳⒅\長孫鳴玉在方先覺身旁耳語。

    方先覺抬起頭,鎮定地吩咐道:“參謀長,我要以第10軍全體師級以上軍官的名義向委座發電,請你記錄!”

    孫鳴玉拿出筆記本和鋼筆。

    方先覺一字一句地口述最后的電報:

    “敵人今晨由北城突入以后,即在城內展開巷戰。我官兵傷亡殆盡,此刻再已無兵可資堵擊,職等誓以一死報黨國,勉盡軍人天職,決不負鈞座平生作育之至意。此電恐系最后一電,來生再見!

    “職方先覺率參謀長孫鳴玉、師長周慶祥、葛先才、容有略、饒少偉同叩?!?br />
    孫鳴玉擬好電文,命令電報員立刻將電文發出,隨后將電臺搗毀,文件密碼本及所有的文字資料全部銷毀,值班的電報員全部投入戰斗。

    司令部參謀處長饒亞伯走進來報告:“軍座,有兩個士兵剛從北門一帶來,他們看到一些野戰醫院的情況?!?br />
    方先覺一揮手道:“快,讓他們進來?!?br />
    饒亞伯帶著兩個士兵走進地下室,兩人像是剛從戰場上下來,軍裝上血跡斑斑,破爛不堪,臉上被硝煙熏得烏黑。

    孫鳴玉問道:“你們是剛從北門過來的?是怎么過來的?”

    一個中士回答:“長官,我們一共八個人,邊打邊沖,沖過四個街口才到了軍部,只剩下我們兩個,那六個兄弟都倒在半路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先覺打斷他的話:“你說說醫院那邊的情況?!?br />
    中士哭了:“敵人從北門沖進來,一部分往縱深里穿插,另外一部分沖進醫院,見人就殺,不管是傷員還是醫生、護士。傷員們大部分沒有武器,不少人被他們用刺刀捅死,也有少數負傷的軍官有手槍和手**,只要是有武器的都反抗了,我親眼看見一個傷員拉響手**和兩個鬼子同歸于盡。長官,太慘了,我們沖出來的時候,鬼子還在殺人?!?br />
    方先覺無力地揮揮手說:“饒亞伯,帶他們去休息!”

    士兵走后,方先覺看著大家說:“這是最后時刻了,大家都準備一下吧!說實話,要是能用我方先覺的命換回傷員不被屠殺,我不會有任何猶豫??上?,我這條命并不值錢,也無力阻止敵人的屠殺。罷了,罷了,我管不了了,該做的,我都做了,現在是惟缺一死……”

    方先覺猛地拔出腰間的手槍,對準自己的太陽穴……他身邊的副官和衛士手疾眼快,猛地托起方先覺的手腕,“砰”的一聲槍響,子彈擦著方先覺的頭皮打在天花板上。副官拼命奪過了手槍。

    方先覺大怒,他低吼道:“把槍給我!殺身成仁是軍人的本分,誰都無權阻攔,你們不同意的請自便!”

    兩個衛士緊緊地抱住方先覺,他掙扎著,咒罵著,一時無計可施。

    葛先才跨上一步喊道:“軍座,你不能這樣,校長說過,未到最后關頭,決不輕言犧牲。敵人還在百米之外,我們的槍膛里還有子彈,就是死也不是現在!”

    蔡繼剛冷眼看著眾人,自從回到軍部,他一直沒有說話,因為實在沒什么可說的。蔡繼剛雖然受過美國軍事教育,但他骨子里還是個中國軍人。美國軍人從入伍的第一天起就受到這樣的教育:軍人在彈盡糧絕、突圍無望的情況下允許放下武器投降。蔡繼剛對此很不以為然,他承認西方國家重視生命的人文主義傳統,但在某種意義上,他更欣賞日本軍人那種堅忍不拔、勇猛頑強的戰斗意志。

    蔡繼剛常常想到1937年的南京保衛戰,那是一場大悲劇。守衛南京城的十幾萬中國軍隊只抵抗了三天就城破兵敗,將近半數的中國軍人放下武器投降,30萬軍民被屠戮。作為職業軍人,蔡繼剛當然要從專業角度研究這場戰役,他痛心疾首地發現,南京守軍完全沒有巷戰計劃,當外圍陣地被突破時,大部分守軍建制大亂,出現嚴重的避戰心態,人人只想逃命,完全喪失了戰斗意志。蔡繼剛認為,這場大悲劇究其原因,無非是兩點:一是戰役指揮官及軍師指揮官的無能,他們缺乏縝密的策劃及實施戰役的運籌能力;二是參戰的軍人們缺少血性,缺少軍人的榮譽感,缺少勇猛頑強、人自為戰的戰斗意志。

    蔡繼剛不得不承認,我們的對手的確非常強悍,這不僅僅出于國力和武器裝備的差距,就單兵素質和戰斗意志而言,中日雙方的軍人也存在著極大差距。由于工作關系,蔡繼剛參加過多次大型會戰,也多次巡視過激戰后的戰場,他見識過日本士兵的頑強,他們在不利態勢下往往堅持戰斗到最后一個人,很少有投降者。日本軍人的殘暴和侵略性雖然令人厭惡,但他們頑強的戰斗意志卻令人稱道。

    就第10軍目前的處境,蔡繼剛也認為非常棘手,如果換位思考,他是方先覺的話,他恐怕也沒有更好的辦法。如果沒有這八千多傷員事情倒還好辦,或者抗命突圍,或者玉石俱焚,怎么樣都行,可第10軍現在的處境卻令人難以選擇,蔡繼剛無法向方先覺提出更好的建議。

    不在其位,不謀其政。蔡繼剛只是個督戰官,而不是第10軍的軍長,這一切只能由軍長方先覺自己決斷。蔡繼剛決定,只要方先覺下令戰斗到底,他就會陪著第10軍將士戰斗到最后一刻,但是……如果方先覺決定放下武器投降,蔡繼剛也能夠理解,這畢竟關系到上萬人的生命,不是一句“殺身成仁,報效黨國”就可以解決的。

    但就蔡繼剛個人來說,他決不打算投降,軍人的榮譽感比生命重要,別人可以投降,但蔡繼剛不行,他寧可單獨突圍。

    這時,周慶祥帶著兩個衛士走進地下室,他湊近方先覺低聲說:“軍座,我師第9團在天馬山陣地掛起了白旗,要求談判。日軍已派代表與第9團接洽,表示愿意和平解決衡陽戰事?!?br />
    方先覺怒視著他,低聲咆哮道:“周慶祥,告訴我,是誰下令掛白旗的?說,是誰?”

    周慶祥坦然回答:“是我?!?br />
    孫鳴玉的臉色變了:“什么叫和平解決?是不是投降?”

    周慶祥冷冷地說:“參謀長,何必說得這么難聽,我們現在需要的是解決問題,而不是吵架,你要是有更好的辦法,大家聽你的,要是沒有,為什么不能考慮談判?”

    方先覺低吼道:“周慶祥,你這是要陷我于不義,硬是把我往漢奸的火坑里推!周慶祥,我斃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周慶祥聲淚俱下地大喊:“軍座,醫院那邊已經變成了屠宰廠,鬼子正在對我們的傷員大開殺戒,我們不能再打了。我求求你,為了這八千多傷員,為了第10軍殘余的弟兄們,咱們的個人榮辱先放在一邊,救救他們吧!”

    正在尋找手槍的方先覺如遭雷擊,身子一下子僵住了。

    已經拔出手槍的孫鳴玉長嘆一聲,無力地將手槍扔在桌上。他轉過身子對將官們說:“大家表決一下吧,最終的結果由軍座定奪?!?br />
    葛先才低聲道:“我同意談判,但一定要向日軍講明,我們是要求實現有條件的?;?,決不是投降!”

    容有略表態道:“我認為應該由軍座決定,是打是談判,我們190師保證服從命令?!?br />
    饒少偉跨上一步說:“我主張集中最后的力量實施突圍,就算是抗命突圍也比投降好?!?br />
    周慶祥冷笑道:“早知現在,何必當初,你們暫54師一個團守機場,機場失守后竟然讓兩個營脫離戰場。哼,號稱一個師參戰,實則只有一個營?,F在說什么都晚了,要是那兩個營還在,我們當然可以考慮突圍?!?br />
    饒少偉動了怒:“周師長,說話不要帶刺好不好?再扯以前的事沒有意義,咱們要討論的是現在怎么辦……”

    孫鳴玉趕緊打圓場:“好了,好了,不要吵了,大家不是在討論嗎?每個人都有表達自己想法的權利。我個人認為,為了保全數千名傷員的生命,我們應該不計較個人榮辱,經過談判實現有條件?;?。蔡督戰官,你是不是也談談?”

    蔡繼剛苦笑道:“我是軍委會派來督戰的,所代表的是軍委會,而不是我個人,請問,我參加這樣的討論合適嗎?無論是有條件的?;鹨擦T,投降也罷,從軍委會的角度說,肯定不會同意。但從我個人角度說,我表示理解?!?br />
    方先覺已經冷靜下來,他緩緩站起身來:“周師長,告訴日軍談判代表,第10軍絕無投降之意,只是提出有條件的?;?。我們的基本條件是:一,日軍進城不得殺害俘虜,必須保證我官兵的生命安全;二,收容傷病員,讓他們得到人道主義的救治;三,保留第10軍建制,并讓官兵自行決定去留;四,要收集并鄭重掩埋我陣亡官兵遺體;五,立即實現?;?,以保證上述條款實施?!?br />
    方先覺最后強調:“我再說一遍,第10軍不是投降,是實現有條件的?;?。如果日本人不答應此條件,咱們就下決心拼他個魚死網破!”

    周慶祥立正道:“是,我馬上去見日軍談判代表?!?br />
    參謀長孫鳴玉又補充了一句:“注意,在未達成?;饏f議之前,我軍各陣地不得停止戰斗?!?br />
    蔡繼剛走到方先覺面前,舉手敬禮道:“方軍長,我要向你告別了,我決定今夜單獨突圍?!?br />
    方先覺百感交集地握住蔡繼剛的手:“云鶴兄,我方先覺連累你了,作為督戰官,你忠實地履行了自己的職責,和第10軍戰斗到最后一刻,我代表第10軍官兵感謝你!祝你突圍成功!”

    蔡繼剛再一次立正,向方先覺和第10軍全體將官們敬禮:“諸位同仁,第10軍在衡陽的表現,鄙人都看在眼里,無需多言。第10軍將士心中的委屈,我個人完全理解,畢竟我們曾生死與共,并肩戰斗。鄙人定會向軍委會如實匯報,衡陽保衛戰的慘烈程度早已超過第10軍將士忍耐力和意志力的極限,無論城破與否,國民革命軍第10軍完全盡到了軍人的職責,無論是對長官、對國家、對中華民族均毫無愧色!”

    蔡繼剛擲地有聲的一番告別詞,令在場的所有官兵熱淚盈眶,他們齊刷刷地舉手向蔡繼剛回以軍禮。

    8月7日夜,雖然中日兩軍的談判代表已經在接洽,但城內外的戰斗非但沒有停止,反而越加激烈。城外的天馬山、岳屏山等陣地仍在中國軍隊手中,雙方反復爭奪制高點,激戰通宵,至天亮,日軍仍未攻克。這一夜,城內也變成了人間地獄,街巷院落之間到處在激戰,攻守雙方都進入一種瘋狂狀態,輕機槍狂掃,手**橫飛,*****吐出長長的火龍,抵近射擊的***噴出一團團灼熱的火焰。雙方的步兵攪殺在一起,用刺刀、**、匕首、工兵鍬、拳頭甚至是牙齒進行殊死搏殺。日軍的坦克在大街小巷中橫沖直撞,身后留下一片片瓦礫和尸體,守軍毫不示弱,以集束手**、**包、***還以顏色……

    午夜時分,蔡繼剛的突圍行動開始。他臨時組織的小分隊只有七個人,滿堂和麻老五走在前面充當尖兵,蔡繼剛和蔡繼恒、沈光亞走在中間,由孫新倉和李長順負責斷后。

    蔡繼剛一行人從軍部出來就一直向東走,前幾天日軍沒進城時,蔡繼恒已經仔細考察過這條路線。衡陽市區呈長方形,東西寬約500米,南北長約1600米,總面積約為1平方公里。從中央銀行到城東湘江邊要穿過幾個街口,如果能順利到達湘江邊,突圍基本上就算成功了,只要隨便找個漂浮物順流而下,一個小時左右即可漂到南岳衡山腳下的衡山縣,到那里就安全了。蔡繼恒以飛行員的縝密計算了突圍的危險系數,其中最危險的就是從中央銀行到城東湘江邊的五六個街口,一旦沖過去就成功了70%。當然,湘江江面上巡邏的日軍汽艇也是個威脅,但由于小分隊人少目標小,再加上黑夜的掩護,這點危險真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小分隊順利穿過兩個街口,但在第三個街口遇到了麻煩。這里正打得熱火朝天,攻守雙方已經短兵相接地攪在一起,沒有一條明確的戰線,每一條巷道、每一個院落都有雙方的士兵在交火、在格斗……

    擔任尖兵的滿堂和麻老五一頭撞進一個院子,迎面看見十幾個日本兵正圍坐在一起分食飯團,這時再想退出院子已經來不及了,日本兵們紛紛怪叫著抄起步槍,滿堂手忙腳亂地甩出一顆手**,趁著爆炸兩人閃進一間房子。吃了虧的日本兵們向窗戶里投了兩顆手**,被麻老五撿起來又扔了回去,雙方形成對峙。

    日本兵們決定點火燒房子。他們從隔壁的房間里找到棉被等易燃物正待點燃,被隨后沖進院子的蔡繼恒兜著屁股給了一梭子,日本兵被打倒了五六個,其余的都鉆過墻洞逃走了。

    蔡繼剛認為此地不可停留,要馬上脫離這一片街區,否則被敵人纏住就很難走脫了。蔡繼恒提醒道:“哥,李長順他們可能也遇到麻煩了,到現在還沒跟上?!?br />
    麻老五說:“長官,咱們等不了啦,人各有命,還是俺和滿堂開路,你們幾位長官跟在后面,咱五個人目標更小一些,快走吧!”

    滿堂一聽就罵了起來:“麻老五,你他娘的是人不是?李長順和孫新倉是俺兄弟,你想把他們扔下?先問問俺這桿槍答應不答應!”

    麻老五說:“好好好,你滿堂仗義,你去找這倆貨,咱各走各的,犯不上斗嘴?!甭槔衔逭f著要走。

    平時沉默寡言的沈光亞突然發了火,他端起槍喝道:“站??!再走一步我斃了你!麻老五,你居然是這么個東西,別說是軍人的紀律,就連江湖義氣都不講?”

    麻老五站住了,他轉過身子賠笑道:“長官,你別生氣,俺這不是和滿堂開玩笑嘛,滿堂這貨認死理,屬老鱉的,咬上一口就不撒嘴,俺就喜歡看他生氣,逗他玩嘞?!?br />
    蔡繼恒哼了一聲:“麻老五,你這個人不可交,是個不講義氣的人?!?br />
    蔡繼剛厲聲道:“都不要說了,現在我們順著原路回去找他們,不能把他們扔下不管,這段時間不能超過一個小時,不然就算趕到江邊,天也該亮了,那就走不成了?,F在我們行動吧!”

    負責斷后的李長順和孫新倉被日軍包圍在一個院子里的矮墻下,兩個人已經快頂不住了。兩支步槍的薄弱火力很難擋住日軍的圍攻,混戰中李長順的腹部被子彈擊中,造成貫通傷,流血不止。孫新倉在五分鐘內連續擊斃八個日本兵,日軍大駭,暫時停止了攻擊,雙方進入對峙。

    孫新倉撕破軍裝一邊為李長順包扎傷口,一邊安慰著:“沒事,這是三八大蓋打的,穿了個眼兒,到不了20天就封口,要是讓中正式打中就麻煩了,兩個月也好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長順疼得齜牙咧嘴,嘴里不停地罵著:“日他小鬼子的娘,剛才還沒覺得疼,這會疼勁上來了,哎……新倉,鬼子露頭了,快打……”

    孫新倉隨手拿起步槍“叭”的一槍,50米外墻頭上探出頭的日本兵被打掉半個腦袋。

    李長順說:“新倉,是哥哥我無能,連累你啦!”

    孫新倉一邊迅速退殼上膛一邊回答:“你說啥呢?是兄弟俺無能,就這一桿破槍,子彈也沒幾發,沖不出去了,能扛一會兒是一會兒吧?!?br />
    李長順的軍裝已經被鮮血浸透,身子下面也汪起很大一攤血,他聲音漸漸微弱下去:“兄弟,別管我了,你能走就沖出去,犯不上兩人一塊兒死?!?br />
    孫新倉“叭”的又是一槍:“扯淡吧,俺一個人上哪兒去?咱兄弟就死在一塊兒吧。反正俺不想再投降了,死在這兒也比進戰俘營強?!?br />
    兩個日本兵爬上斜對面一幢房屋的頂上,架起了歪把子機槍,先是一個長長的點射,密集的子彈打在矮墻上,把孫新倉和李長順壓制得無法抬頭。

    孫新倉罵道:“娘的,俺就是死也要先干掉那鬼子機槍手?!?br />
    李長順氣息奄奄地說:“新倉,我用刺刀頂……頂起帽子,把鬼子火……火力引到左……左邊,你從右邊干……干掉他……”

    孫新倉連忙制止:“不行,太危險,你別著急,容我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孫新倉的話沒說完,李長順已經把帽子頂在刺刀上從左邊伸了出去。日軍的機槍火力立刻向左轉向,李長順的軍帽瞬間被子彈打飛……孫新倉抓住這一瞬間的機會,迅速將步槍伸出“叭”的一槍,子彈正中日軍機槍手的眉心,機槍聲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孫新倉笑了:“又是一個,長順,你還記數嗎?俺打死幾個鬼子啦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身邊傳來李長順恐懼的喊叫:“新倉,注意身后……”

    孫新倉倏地轉過身來,他看到不遠處的房頂上站著一個日軍噴火手,他背著一具93式*****,手中的噴火槍已經對準了自己,孫新倉絕望地發出一聲號叫,端起剛剛上膛的步槍……

    可惜已經晚了,噴火槍“轟”地噴出一團火焰撲面而來,孫新倉和李長順頓時被烈焰所包裹。孫新倉強忍著被燒灼的劇痛,射出了平生最后一顆子彈……日軍噴火手被子彈洞穿喉部,一頭從房頂上栽下來。

    十幾個日本兵沖進院子,他們只看到矮墻下燃燒著兩個蠕動的人體,空氣中彌漫著汽油和皮肉燒焦的濃烈氣味……

    蔡繼剛等人為了營救這兩個士兵進行全力攻擊,他們選擇從房頂上跳躍接近的方式,已經接近了孫新倉等人堅守的院子?;鞈鹬胁汤^恒左臂中彈,沈光亞連忙撕開軍衣,邊替他包扎邊問:“繼恒,你還能走嗎?要不我背你?”

    蔡繼恒疼得吸了一口涼氣:“沒事,是皮肉傷,骨頭沒斷,我能走?!彼?**的背帶掛在脖子上,右手持槍,敏捷地從一個墻頭上跳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孫新倉和李長順最后被烈焰燃燒的情景都被蔡繼剛等人看到了,滿堂和蔡繼恒紅了眼,嗷嗷叫著要沖上去拼命,被蔡繼剛制止。

    沈光亞跨上一步,邊開火邊喊:“長官,你們快撤,我來掩護!”

    蔡繼剛***里的子彈已全部打光,他扔掉空槍,拔出****吼道:“快,交替掩護撤退,馬上就到江邊了?!?br />
    五個人邊打邊撤,連續沖過兩個街口,黑沉沉的湘江出現在眼前。江面上沒有一絲燈光,黑暗中傳來江水湍急的波濤聲。

    蔡繼剛回過頭問:“繼恒,你的傷能游泳嗎?”

    蔡繼恒回答:“沒問題,還能撲騰幾下,我在學校還得過游泳第一名呢?!?br />
    沈光亞仍然在江堤用不停的短點射阻擊著追兵。

    滿堂和麻老五找到一根長長的圓木,扛到水邊。

    蔡繼剛看看圓木說:“這是190師修江防工事剩下的木料,沒想到現在用上了。好,大家都抱緊圓木,這一段江面上有日軍汽艇巡邏,滿堂、麻老五備好手**,隨時準備戰斗!”

    沈光亞扔出一顆手**,趁爆炸轉身竄到江邊。

    蔡繼剛第一個走進江水里,溫暖的江水漸漸沒過胸口,他扶住圓木輕輕地說:“弟兄們,都抓緊,我們回家了?!?br />
    圓木載著五個人順流漂去……

    8月8日晨,衡陽的巷戰仍在激烈地進行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大西門的第10軍陣地打出一面小小的白旗,國軍的軍使來到了日軍第68師團58旅團指揮所,要求洽談停戰事宜。

    橫山勇接到參謀長中山貞武的報告時,如釋重負,他長長舒了一口氣,異常興奮地問:“哦,好啊,他們都有什么條件?”

    中山貞武說:“重要的有三條:第一,這是有條件的?;?,不能按投降看待;二,保證官兵安全;三,保存第10軍的建制。在這些條件下,第10軍答應放下武器?!?br />
    橫山勇舒了一口氣,說:“好,先答應下來。此事由堤三君和巖永君全權處理。衡陽之戰該結束了,該結束了!”

    中山貞武退出后,橫山勇關上辦公室的門,無力地坐下。結束了,一切都結束了,再不結束,他橫山勇都不知該如何收場了。這一戰的慘烈程度是他從軍35年以來前所未有的,第68、116這兩個師團的傷亡之高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,其真實的傷亡數字只有橫山勇和幾個高級軍官知道。在47天的戰斗中,這兩個師團被多次補充過兵員,即便如此,截止到8月8日凌晨,平均每個步兵大隊的生還者不足百人,每個中隊的生還者只有二三十人。

    終于可以停戰了,不要說中下級官兵,就是橫山勇自己也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欣慰。他已經下了死命令,如果攻不下衡陽,參與攻城的全體官佐應剖腹自殺,以謝天皇,這其中當然也包括他自己。

    橫山勇覺得臉上有些異樣,他用手摸了摸,才發現自己竟然流淚了。

    8月8日黃昏時分,仍在頑強抵抗的第10軍岳屏山陣地槍聲漸漸稀疏,預10師28團團長曾京上校在參謀長孫鳴玉的勸說和命令下,痛哭著扔下手槍。本來他已下定決心與陣地共存亡,但此時他不得不服從命令,28團殘存的一百多個士兵最后放下了武器。

    放下武器的第10軍官兵們被日軍驅趕著到衡陽汽車西站集中。這些疲憊不堪、傷痕累累的士兵互相攙扶著,在日軍士兵的刺刀下屈辱地一步步走向集中地。這時,天空中傳來機群的轟鳴聲,中美聯合空軍的機群出現在衡陽上空。飛行員們默默地合上投彈鈕上的保險,機群帶彈在衡陽上空盤旋幾周,久久地不忍離去。

    整整激戰了47天的衡陽城終于安靜下來,慘烈的衡陽保衛戰降下了帷幕。是役,國民革命第10軍傷亡15000人,其中陣亡6000余人。

    而日軍戰史中關于衡陽之戰的傷亡總數很模糊,只是公布了自衡陽開戰以始6月23日至7月20日,即第二次總攻結束為止的傷亡數字:總計日軍傷亡人數為19286人,其中軍官為798人;傷亡總數中戰死的為3860人,軍官戰死的為264人。到整個衡陽之戰結束后,日軍再也沒有發布其全部的傷亡數字。

    幾十年以后,一位日本學者經多方查閱史料,得出一個比較令人信服的結論:在1944年6月23日至8月8日長達47天的衡陽之戰中,日本軍人死亡近2萬人,負傷者近6萬人,以京都、大阪人為主的兩個師團遭到毀滅性打擊。中日軍人的傷亡比例為13。

    日軍第11軍高級參謀島貫大佐在日記里寫道:“8月8日。一、上午8時攻克衡陽。二、力攻40余天,雖說時機已經成熟,卻是一場竭盡全力的戰斗。三、只晚了一天,敵機械化兵團就出現了,我軍部隊面對前來解圍的敵軍,多少有些動搖,戰爭的勝負,誠然在于最后的五分鐘。如固守衡陽之敵誓死決一死戰,或將出現‘英帕爾’[2]

    的結局?!?br />
    8月7日下午3時,蔣介石收到方先覺的最后一電。他憂心如焚,寢食不安,每時每刻都在焦急中等候空軍的偵察報告。

    5個小時以后,空軍飛行員報告:“全城仍在混戰中?!?br />
    8月8日凌晨,蔣介石4時便起了床,他默默地在耶穌像前禱告,盼望著第10軍能轉危為安。

    10時許,航空委員會轉來衡陽前線的空軍偵察報告:“衡陽城內已無戰斗?!?br />
    蔣介石面無表情,冷冷地點點頭。機要秘書俞國華心里非常清楚,此時蔣先生內心的痛苦無以言表,他不得不承認這個痛苦的事實:衡陽,陷落了。

    很多年以后,俞國華在回憶錄中寫道:8月8日那一天,蔣先生沉默地坐在辦公室的扶手椅上,竟然長達四個小時沒說一句話。

    這一天,蔣介石在日記里寫道:“悲痛之切實為從來所未有也?!?br />
    2012年7月15日

    [1]

    “馬牌擼子”是美國槍械大師勃朗寧于1903年設計的M1903式手槍,由美國的柯爾特(COLT)公司獲得了生產權,分7.65mm和9mm兩種口徑。因槍身上刻有一匹前蹄躍起,嘴里含著長矛的小馬圖案,因此在當時的中國被稱為“馬牌擼子”。

    [2]

    英帕爾戰役是太平洋戰爭期間,日軍遭到慘重失敗的一次戰役。1944年3月~7月,日軍第15軍在印度英帕爾地區對英印軍發起進攻,企圖奪取盟軍反攻基地英帕爾,威脅盟軍重要補給基地迪馬布爾,切斷中印公路,改善其在緬甸的防御態勢。日軍在開始發動進攻時約有10萬人,結果有53000多人在戰斗中死亡或失蹤,并且敗退回原來進攻的出發地。英帕爾會戰后,盟軍在印緬戰場,從此轉入了總進攻的戰略階段。

txt下載地址:http://www.eoivmh.live/down/69494/
手機閱讀:http://m.77dushu.com/novel/69494/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河南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