終,一枕夢青蓮

作者:簡蘇 |字數:2432

人氣小說:神醫凰后:傲嬌暴君,強勢寵!?;ǖ馁N身高手沈浪蘇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都市奇緣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:嬌后,好火辣!神醫娘親:腹黑萌寶賴上門

    終,一枕夢青蓮——沐芝

    1,

    她看到了一片荷塘,荷塘里熙熙攘攘地都是蓮花,盤盤的綠油油的荷葉鋪滿了池子。

    這是夢,她立刻就知道了,她們北方哪能看到這么一大片荷塘呢?她暗自苦笑一聲,荷塘這時有了變化,荷葉開始快地收斂,從縫隙間竄出數不清的蓮花來,粉嫩嫩的花瓣驚艷了她的眼。

    “呵!”她捂住嘴,詫異地看著蓮花開始聚攏,然后再堆出一個更大的花苞?;ò従彺蜷_,里面坐著一個她再熟悉不過的人:“二少爺?”

    夢醒了。

    2,

    江耀宗擔憂地看著沐芝,取過潤了熱水的帕子給她擦腳。

    沐芝看著江耀宗這般溫柔,不由覺得自己對不住他,正要說話呢,江耀宗按住她的手:“我知道,方才你喚了他的名字?!?br />
    沐芝這下更是羞愧,她畢竟是江家的媳婦,如今心里還念著葉祿英終究不是個事兒。江耀宗卻是小心地攬過她:“沐芝,你別急,如今我們有了自己的孩兒,之前種種不愉快的事情,我可以幫你一起忘了?!?br />
    沐芝小心地摸著自己的肚子,然后在江耀宗懷里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江耀宗后又起身,道:“方才從葉府出來,你看起來就很不好,可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是了,如今亂世,她和江耀宗從靈臺山那邊過來,路過葉府的時候,是她告知葉老夫人葉祿英逝去的消息。

    見江耀宗這么憂心地看著,沐芝忙勉強一笑:“我呢就是擔心王夫人,她是頂疼愛二少爺的?!?br />
    江耀宗說好,又下樓去張羅小二送飯。

    夜里江耀宗告訴沐芝:“聽說北京城守不住,我們還得往其他地方去,趕明兒我們走?!便逯ャ读算?,然后笑著答應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江耀宗帶著沐芝出了客棧,然后雇了馬車離去。

    沐芝挑開轎簾往外看過去,梁河鎮的一切都在眼前緩緩滑過,今日一別,也不知來年要何時才能再見。

    江耀宗時常告訴她,這一切忘了就是了。

    可是,沐芝咬緊下唇,這里有她的痕跡,有她的大好時光,有她的愛……怎能說忘就忘?

    她忘不了。

    3,

    沐芝一開始是被王老爺帶回府的。

    王老爺心善,見她一人跪在剛下了雨長街,不由心生慈悲,讓下人拉起她:“造孽,小小女娃就得這樣受苦,你且隨我來吧?!?br />
    沐芝的名字也是王老爺給的,她在心里很感激王家,所以平日里一些事也搶著去做。其他下人自然樂得清閑,活計統統扔給沐芝,都去一邊吃茶摸牌。

    直到王老爺突然想起來有沐芝這個人,抽空去后院看呢,就見到她被其他人欺負。王老爺頓時就發了脾氣,拉著沐芝就往前廳去了。

    恰巧那天是王家兩個出閣的小姐省親,沐芝被王老爺帶進屋子,王夫人先看到了,笑道:“模樣看著真機靈?!?br />
    王老爺便將沐芝的事說了,王夫人好一陣唏噓,又摸出糖來賞給沐芝。沐芝謝了恩,便規規矩矩地站在一邊等著被吩咐。

    這時王品梅進來,王夫人便又問:“茜群呢?怎么不見你帶她來?!?br />
    王品梅便道:“自然是胡二不肯,說什么回一趟娘家罷了,自然不必興師動眾,有一個人回來看看便是個意思?!?br />
    王老爺聽得,“啪”得拍響了桌子,怒罵道:“他胡家以為自己有多大本事,茜群回不回來他胡二憑什么決定?”話未說完,便開始咳嗽起來,沐芝嚇了一跳,忙過去拍著王老爺的背,替他順氣。

    這時從里屋又跑出來一個小孩,一壁問著“外公不要動氣”一壁也替王老爺順氣。

    王老爺止住咳嗽,又罵了幾句胡家,王品梅見王老爺為自己撐腰,便又哭訴起來。

    王夫人也連忙勸慰,沐芝不知道他們在哭什么,正手足無措地站著呢,突然有人拉了她的手,她被那一抹溫熱嚇了一跳,回頭去看,卻是剛才那個小孩,他狡黠一笑,低聲道:“我們悄悄溜出去!”

    說著他拉著沐芝就往外跑,沐芝傻愣愣地看著自己被他拉著的手,然后聽到他喚她:“沐芝?你是叫沐芝吧?”

    她抬起頭來,正巧二人跑到屋子外頭,明晃晃的陽光讓她看不清眼前人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我叫葉祿英?!?br />
    4,

    每年王夫人會帶著葉祿英回王府一次,那幾天就是沐芝最開心的時候,比過年都開心。

    她喜歡陪著葉祿英玩耍,一起躲貓貓,一起看書,一起偷吃廚房的備好的點心……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她不小心掉進池子里,所幸池子的水不深,剛過小腿。葉祿英慌亂地將她拉起來,見是虛驚一場,兩個人又躺在地上笑。笑著笑著,葉祿英突然臉一紅,然后脫了外衣扔在沐芝身上,什么話也沒說就跑了。

    沐芝當時疑惑得很 直到她低頭一看,自己也紅了臉。她那天穿的是一件月白色的衣裳,被水這么一浸,不說別的了,依稀能看見她內里的小衣就足夠羞恥。

    沐芝披著葉祿英的外衣回去,只覺得心里有些矛盾,她本應該因為葉祿英看到了她的小衣羞愧生氣的,可是她摸著自己發燙的臉,然后緊了緊身上的衣裳,她能聞道衣裳上面有葉祿英那種混著檀香的味道,便又偷偷地覺得有些高興。

    然而經此一事,葉祿英卻對她疏遠了不少。

    譬如他要再去后院玩耍,也更多時候帶著后院廚娘和管家他們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沐芝為此偷偷哭了好幾場,直到有次葉祿英要回去了,她才硬著頭皮在王夫人去給王老爺請辭的時候,拉著葉祿英到了一邊。

    “沐芝,”葉祿英卻是一臉坦然,他問:“你找我有事么?”

    沐芝一開始想到的一堆責問的話在看到葉祿英的時候,瞬間就被拋到爪哇國去了。她想說話,可是卻又先是哭出聲來。

    葉祿英一慌,忙道:“你別哭,我最怕女孩子哭了,你怎么了?你告訴我?!?br />
    “二少爺,”沐芝抽噎著,一雙眼更是淚汪汪:“我覺得,二少爺,討厭沐芝……”

    葉祿英一愣,想了想后大笑起來,沐芝揉著眼睛瞪他一眼,不過一雙兔子一樣的圓圓的紅紅的眼睛并沒有起到威懾作用,反而被葉祿英取笑說像阿福家的小狗狗。

    “哼,二少爺討厭沐芝,”沐芝扭頭就要走:“那沐芝也討厭二少爺了!”

    葉祿英拉住她,想了想又松開了手,笑道:“所謂君子講究一身清白,沐芝,你是女孩兒,我是男孩兒,又所謂男女授受不親,我這是在擔心你被我壞了名聲,以后嫁不出去可不能怪我?!?br />
    “你顧及你的清白,你的道理,”沐芝脫口而出:“那以后你娶我就是了?!?br />
    說完這話,兩人都是一愣,這時王夫人出來尋人,不等葉祿英回答,她已經帶著葉祿英去了。

    5,

    沐芝便耐心的在王府等待來年葉祿英的回答。

    不過到了下一個省親日子,王夫人卻是沒有來,只是寫了一封信,沐芝自然是不知道上面有什么內容了。不過看王老爺讀了那信唉聲嘆氣了許久,沐芝便又擔心起來,難道是葉祿英出事了?她這么擔憂地想著,不慎失手打碎了茶盞。

    那一年她過得忐忑,直到臨近春節,王夫人又來了,面容憔悴不少。沐芝自然不好去問葉祿英的消息,只安靜地伺候著,想從王夫人聽得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而之前,王品梅終于從胡家回來,帶著胡茜群,不,她已經改了名,叫王茜群。

    這日,沐芝正想去王老爺屋子,半路卻被王茜群叫住了,她道:“我房里有一些書,眼看著這太陽不錯,你過來幫我搬出去曬曬?!?br />
    沐芝便答應著過去,不過是兩個箱子,裝有一些話本、詩詞。

    沐芝抬著箱子出去的時候,踩空了一個臺階,書撒了一地。王茜群跑過來將書撿起,罵道:“你的眼睛是長在頭頂上的嗎?不看路!”

    沐芝連聲道歉,拖著被崴到的腳幫著王茜群整理,她面前有一本詩詞被風吹開,沐芝見到“愛蓮說”三個字,恍惚記得葉祿英給她念過,又匆匆看了幾眼,便又全都記起來了:

    水陸草木之花,可愛者甚蕃。

    晉陶淵明獨愛菊。

    自李唐來,世人盛愛牡丹。

    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遠益清,亭亭凈植,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。

    予謂菊,花之隱逸者也;牡丹,花之富貴者也;蓮,花之君子者也。

    噫!菊之愛,陶后鮮有聞。

    蓮之愛,同予者何人?牡丹之愛,宜乎眾矣!

    她在心里默默地念,這青蓮,不是葉祿英還能是誰呢?

    這廂王茜群也探頭看見,見是《愛蓮說》一篇,便有些悵然道:“唉,這是表哥極愛的一首詞,可是如今他都出家做了和尚,想來也是滿嘴佛法無邊,記不得這些了?!?br />
    說完她才注意到旁邊的沐芝,自知自己失言,王茜群便拍了拍手道:“你快些弄好,還有一箱呢!”

    沐芝便低下頭去收拾,眼淚簌簌地落下來,怎么就出家了呢?她開始盲目地將責任攬在自己身上,后悔自己當日為什么要問葉祿英那樣的問題。

    6,

    這次王夫人家去,帶走了沐芝。

    沐芝自然是受寵若驚,想著能再見到葉祿英,心中更是驚喜。

    她如愿地看見了他,他更好看了,一身出落凡塵的氣質更像她夢中的青蓮,卻又讓她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沐芝找不到機會同他說話,只有葉祿英一早來給王夫人請安的時候,才能得到這么一點寶貴的時刻,能靜靜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然而,葉祿英還是要走,每年留在葉府的日子只有那么幾天。好像又回到了當初的模樣,可沐芝已經習慣了等待,但令她沮喪的是,如今的葉祿英,她不敢接近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沐芝摸清楚了葉祿英如今的脾性。

    他不是不同她說話,他對所有人的態度都是如此。他常一個人靜靜地喝茶,最愛在后花園的那棵杏花樹下的亭子里看書,有時候會輕聲念出來。

    沐芝擔心他會冷,便悄悄端了火爐子擱在一邊,葉祿英聽到爐子“噼啪”的聲音,會抬起頭來,沖著沐芝一笑。

    夠了,這就夠了。

    有次是王夫人的壽辰,葉祿英趕回來祝壽,眾人都在前院喝酒時,他一個人執了書卷坐在亭子里,那天陽光很暖,照在人眼皮上實在太催眠,葉祿英睡過去,杏花落了他滿肩。

    躲在一邊的沐芝悄悄出來,她懷著近乎虔誠的心吻了葉祿英的臉,這是她自以為一生之中最大膽的事。

    那樣嫡仙一般的人兒,“只可遠觀不可褻玩”,那就遠遠的看著吧,夠了,這就夠了。

    7,

    可是葉祿英終究不是嫡仙,他生處凡世,注定要遭遇紅塵牽扯。

    沐芝是在陸府,看見曹良瑟舉著葉祿英的內衫追問的時候,才證實自己的猜測的。

    葉祿英心上人是曹良瑟,他的嫂子。

    原來他也是為情所困之人,沐芝甚至產生了一點幸災樂禍的意味,此時的葉祿英,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般高不可攀。

    同時她又可憐起葉祿英來,若是她思慕葉祿英五年算苦,那么葉祿英愛著一個他今生都不可能觸碰的女人,比之卻是他更可憐。

    所以,當她聽說葉祿英做主要她嫁人時,她除了詫異委屈之外,也帶著釋然,或許是葉祿英明白愛而不得有多痛苦,所以才不愿辜負了沐芝,況且,江耀宗對她極好。

    如今,對葉祿英心存之念,更多的,是感激。

    8,

    來年春,江耀宗帶著沐芝回了靈臺山,他們的孩兒已經出世,虎頭虎腦得可愛。

    江耀宗陪著沐芝替周婆婆上了香,自己抱著孩兒走到一邊,道:“一念大師那邊,勞煩你了?!?br />
    沐芝感謝江耀宗的理解,自己提著裙子走到葉祿英的墓前。她閉著眼,葉祿英的容顏便能清晰地浮現出來,這么多年,她還是忘不了。

    她笑起來,想起來那年的杏花樹下她偷偷的一吻,輕聲道:“祿英,我現在很好,謝謝?!?

txt下載地址:http://www.eoivmh.live/down/69498/
手機閱讀:http://m.77dushu.com/novel/69498/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河南11选5玩法